首页    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片   旅游   科技   数码   便民
北京热线
北京热线 > 新闻 >

陈少平纪游诗词选

来源: 时间:2019-04-01 17:23 字号:

 

陈少平,字责正,号听雨舟主人,1964年5月生,广东陆丰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镇诗社社员、《中镇诗词》副主编,广东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顾问,岭南诗社汕尾分社顾问,汕尾市楹联学会副会长,汕尾诗社社长。

元旦假日回乡,飘飘、云儿来访,雨中与朝辉、金针、颖标、秋胜游甲子福寿善堂

雾里窥大海,雨中游故乡。

偶携新伙伴,来看旧文章。

竹以善根翠,花因本土香。

忽怜双鬓白,廿载小沧桑。

与汕尾诗社诸友赴陆河“香雪谷”访梅

临风挥洒大情怀,谷底坡前任意开。

已具崚嶒高士骨,不须雕饰美人胚。

十分野性终归淡,一片春心岂易灰?

寄语雨烟休阻碍,吟旗猎猎访君来。

对梅

一色蛾眉十万军,寒香未近已先闻。

抛开石畔潺湲水,来对枝头烂漫云。

青眼不辞行路远,红颜何忍隔年分。

罗浮倩影终虚幻,不若身边旧布裙。

惊蛰午后闲坐,忽于微信见大塘桃李茂盛,光艳夺目,遂请大塘朋友卢再紧引路,约数友往赏

村野大塘美,山坡桃李缤。

方惊搓雪手,犹有种霞人。

坐久终嫌冷,寻来始见春。

忽闻林里语,慎莫碰花身。

注:至李林深处,忽闻语曰:“别碰到花!”乃种李人也,人不得见。

携诸徒游紫竹观

小观藏山壑,轻烟起鼎炉。

青牛来老子,白鹤伴仙姑。

此地花犹艳,当年竹不孤。

闻玄何必远,咫尺有蓬壶。

赴可塘参加“彩宝之都”上巳雅集

博得风云会,同来聚可塘。

能沾珠宝气,犹带墨翰香。

楹柱书春色,锦衣借夜光。

者番真出彩,玉石更辉煌。

六月望日,吾徒果丽陪游其家乡青塘村

黄家有女出名门,此日相随到汝村。

路夹高林通阀阅,山屏大雅咏晨昏。

文明尚听随军话,武略能扬爱国魂。

千载春申传美誉,大莲塘里可重论。

注:青(清)塘乃历史文化村。置村于明天顺年间(1458—1464),迄今六百载,其房屋均背山朝大莲塘而建。其先人黄有能于洪武廿七年戍碣石卫,助都司花茂督造卫城,后调任大安屯军总旗。其子黄永兴世袭其职,后因明代屯田制弱化以至消亡,遂率子孙移居清塘。今青塘黄氏鼎族皆为碣石卫军人后代,故今仍保留独特方言“军话”;且有“尚武”精神,以“青塘盖仔狮”、“青塘拳”闻名于世。

七月十九偕诸君游大陂河

浩浩环村湾复湾,长桥涵影古榕边。

漂浮日月三千里,滋润田园六百年。

此际我曹堪击节,当时吴越尚同船。

欢呼载得乡情满,一路潺湲赴水天。

寻大陂驿陪水良诸君

依稀馆舍傍河桥,过往人流昼夜嚣。

路接溪头车辘辘,月明榕下马萧萧。

空余槽枥泥封久,不见墙垣岁序遥。

曾记荆榛荒僻处,乡人指点到今朝。

八月初三,雪卿于鸿雁埠来,并约春梅、金如、阿武诸弟子及佳润叔公泛西河

轻舟一叶赴粼粼,又向烟波憩此身。

额上凉风乡下氧,眼前秋水座中人。

云迷南浦情何似,河溯东坡事岂真?

不若相携二三子,故园风物更传神。

肖松兄归乡,中秋节后同访云寒禅师于慧德寺,次禅师见赠韵

小庙安身饮有壶,亦迎信众亦迎儒。

初栽佛国生根树,重绘禅宗破壁图。

此刻欢天陪雅客,也曾失路问征夫。

羡君门对蓬莱境,出入凭他海月呼。

重阳前二日与诸弟子游故乡河,船上拟“秋游大陂河”抓阄分韵,自得“大”字

放我轻舟浮物外,一泓秋水飘罗带。

追回红日两三竿,捞起白云三两块。

吹面忽来张翰风,迎眸也有严陵濑。

岂能折尽男儿腰,归去来兮天顿大。

十月初五与赵彬、卢木荣、余昭正、江浙、薛明、林熹游观音山,久闻山名,始得一见

赏山行遍北南东,及识观音又不同。

似待闲云岩壁立,忽无小径石门通。

身游利锁名缰外,道在天风海月中。

造物如诗真味具,不须雕饰亦能工。

冬日偕诸徒游河东知青场赏美人花,以“美人花”分韵得“美”字

何故天仙遭谪此?长年寂寞荒村里。

眉颦西子乍临风,羞掩杨妃初出水。

万点胭脂杜宇啼,三更风露凤凰止。

不知今日有人来,人与寒花一样美。

日暮与诸君沿大湖栈道观鸟岛

赶游绿岛亦从容,落日湖山淡淡风。

一栈平铺波影里,五人闲步鸟声中。

离他矰缴因毛美,共此家园以类同。

解意何须问公冶,片时相对已心通。

与诸君谒甲子福寿善堂

衣襟犹带所城霞,来访瀛江道士家。

此际鼎彝腾作雾,从前功德积如沙。

文章绿对千竿竹,人物红羞几树花。

欲转世风惟善举,不堪空话说繁华。

海甲村山坡摘荔枝

路畔停车诱惑深,相携钻入荔枝林。

攀援采摘人含玉,挑拣堆摊叟卖金。

白发馀生苏子愿,红尘飞马美人心。

偷闲半晌穷饕餮,借得风花一片阴。

游甲西金狮滩

金猊瞰海一如初,未解何年到此居。

衔木难寻精卫鸟,褰裳犹见美人鱼。

沧桑有迹石鳞裂,沙碛无声屐齿徐。

我自逍遥恋乡土,宽怀何处不蓬壶。

闰六月十二与诸君游白沙浮,以“观海白沙浮”拈阄分韵,自得“白”字

未识何年过杖锡,云中飞寺鹤无迹。

长沙十里带烟霞,小岛几堆浮琥珀。

易燹人间万卷书,难寻海上三山客。

悄然日薄一望空,惟有天风吹月白。

中秋夜偕诸君之海丰大德岭参与四海诗人同时赏月

坛坫同看天下闻,登山遥应晋家军。

一轮磅礴秋情满,万里离披夜色分。

为伴蛰龙常近水,偶逢天狗便藏云。

今宵物我皆无寐,诗自精神桂自芬。

中秋后二日登广州塔,塔或曰“小蛮腰”

匆匆赶路至江湾,尚有闲情顾小蛮。

一代诗人歌载道,千秋婢女气如山。

元龙楼上空湖海,天马云中识宇寰。

闻道夜来呈五彩,身腰犹待隔河看。

九日偕江浙、雪卿、秀芬同登海丰狮山,山有“深藏寺”

携朋何处度重阳,林自深深寺自藏。

一径蛇盘通崱屴,千秋狮伏镇山冈。

拿云事业攀登苦,掷地文章寂寞香。

总爱大风高处起,年年破帽任飞扬。

陆河水唇有无名溪者,叩之有“猪石”、“石船”焉。上宽而平浅,水清见底;其下于乱石间盘旋而出,一泻于夹涧而通幽谷。其石俱奇,犹猪卧豺立,虎蹲熊搏,大小不一。而两岸繁林覆其上。时八月二十八日,偕行松青兄、兰芬、兰儿

丛林覆蔽起清凉,忽听潺湲岩壑旁。

泻碧流琼真慷慨,穿云度石大文章。

濯缨滋味从今识,润物情怀与日长。

漫道下山终化浊,暂时相惜莫相忘。

观赏客家民俗文化馆

风柜棕蓑与竹箪,斧头凿仔厚刀弯。

客家技艺呈千样,我国文明见一斑。

此路定然车似水,弃材何以价如山?

徜徉墨子休骄傲,寨寨村村有鲁班。

重到衡山学校旧址

油灯斗室不虚捱,桃李依稀遍九垓。

留得雪鸿痕历历,大江东去我重来。

九月廿六日陆河看梯田,果然别有洞天,群山环抱,金稻自低洼层叠至山顶。其间溪光涧籁,怪石丛生,曲径迂回,美不胜收。同行罗保东君夫妇、林少礽君夫妇及吾诸弟子

欲睹梯田已不禁,轻车洋岭赶秋深。

几经曲曲弯弯路,一望重重叠叠金。

香稻低头羞客赏,小流乘兴作龙吟。

山农杰作丰年画,引得游人四海临。

十月二十五日与诸君赴公平钟府访瑞意兄,并同游西坑双叠石、飞鸿寺,谒将军碑。晚承盛情燕待,感激于心,席间以孟浩然“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抓阄分韵,余拈得“复”字

袖雾携云飞毂辘。绵延一望山重复。

与君把臂上千寻,诸子应声传百谷。

僧去鸿飞古寺空,人来佛在黄花熟。

攀援努力不辞艰,未到山巅心已足。

复往公平水库谒茶亭将军碑

枪蒲剑木列长湖,犹见当年战火涂。

帝胄群舆奔海峤,将军单骑破匈奴。

碑横芳草英灵远,路断斜川人迹无。

惟有书生频景仰,欲回浩气壮皇都。

腊月十四例游“香雪谷”赏梅与兰芬彤彤及诸弟子

石畔微香透早春,风前半落亦迷人。

平生不羡上林苑,幸与梅花作比邻。

元夜东河赏灯过迎仙桥

似见东风醒嫩条,芳菲世界共今宵。

看人看景河边路,观月观灯雾里桥。

野性已难归少小,闲情尚许听笙箫。

欢追何处寻闾巷,回首青春事未遥。

正月十九日与汕尾诗社诸君陪汕头杏园诗社同仁谒五坡岭方饭亭,缅怀文丞相,次明林大钦《五坡怀古》韵

春来翠色湿衣裳,万木亭前尚向阳。

猛士固能捐血肉,凶夷难以灭文章。

碑横衣带铭犹在,路绝山坡事可伤。

一寸尧封经百劫,千秋守护不寻常。

注:五坡岭方饭亭石碑镌有文丞相像及其《衣带铭》。其铭云:“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复谒彭湃故居、红宫、红场

揭竿斩木走奴农,扯起犁旗一片红。

焚契开仓揪地主,敲锣打鼓骂田公。

一声雷响人方骇,万里云开国已隆。

今日乘凉大树下,不知何语写英雄。

二诗社同仁复往汕尾谒凤山祖庙

辚辚凤辇拥灵旗,一片祥云笼水湄。

只为身心系软弱,终教风浪化涟漪。

迂回小径屯人迹,磊落高山托母仪。

自是功勋书不尽,故传赑屃负丰碑。

老友东遨兄偕燕婷姐光临汕尾,余闻而趋见之,并诸新知旧雨同谒海丰红宫红场、五坡岭方饭亭

同沐春风续旧缘,莞城一别已多年。

雨中握手皆无恙,海内传名岂偶然?

豪气已留红土地,高情总伴白云天。

文亭彭像差相似,一例催人不息肩。

次韵赠燕婷姐

久听骚坛起鹊音,更推后浪向天吟。

边城忽觉春风度,添得沙坑脚印深。

注:沙坑,指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东起沙角尾、西到东坑沿海一带,具有六千年文明史、属于新石器时代的“沙坑文化”。

二月十七日,海丰县公平镇名士钟瑞意先生发起举办“公平特色小吃美食品尝推介会”,余与诗社诸君应邀赴其盛宴

濛濛春雨步难封,来赏公平古镇容。

五指嶂高曾驻鹄,一湖水阔久藏龙。

馋人美食色香绝,宴客乡贤情意浓。

民俗雄文从此起,万邦倾耳听洪钟。

注:海丰县公平镇系“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先生故乡。

浣溪沙·与诸友游陆河河背岭

小径斜通岭背河,万千竿竹伏山坡。穿林寻找凤凰窝。

忽有雨来何处避,骤然云向此间罗。一时幽涧跳浑波。

菩萨蛮·九日登狮山

天边斜挂冰凉月,回乡恰遇重阳节。何处可登高?缘溪指北郊。

青山随处隐,自有云霞近。山也爱风流,黄花插满头。

浣溪沙·十月初五与赵彬、卢木荣、余昭正、江浙、陈波、薛明、林熹游浅澳海滩,海边山上有古炮台

山上荒台留燹痕,海边一桁卖鱼村。千船无语泊黄昏。

百载奇功书一笔,几门大炮退联军。当时贼舰尽飞魂。

蝶恋花·家乡相思树次果丽词韵

一片黄金何旖旎,团抱低垂,又被风吹起。漫吐浓香传蜜意,此情只合酬知己。

三十余年依旧你,尽把相思,刻在沧桑里。却忆儿时游玩地,蝉声螳影无穷已。

蝶恋花·与阿武微雨访多尼

不语婷婷披绿氅,紫靥红腮,疑是天仙降。避却软红随处长,荒山寂寞无人赏。

一面深深留印象,无意从前,有意今朝访。欲作新词歌浩荡,教君登上名花榜。

临江仙·日暮游双江岛

恰似阮刘迷涧壑,神仙指点苍茫。云楼烟盖搁身旁。蓬莱真有二,江水竟成双。

准拟今朝浮画鷁,也思濯足沧浪。有心看柳柳千行。丝丝终不断,袅袅拂斜阳。

水龙吟·中元前一日于深圳蛇口渡海赴珠海,船上忆宋末海战事

鹏星横绝沧溟,茫茫万顷铺琼玖。东天日出,波翻鲛泪,烟迷蛇口。远觑山灵,近邀海若,陶然舱牖。正鲸鲵跋浪,贝宫摇动,恍惊起,鱼龙走。

忽忆当年海战,赴同仇、倾巢御寇。可怜此地,舟师十万,片时倾覆。汉室犹存,天骄何在,英魂不朽。看边陲猛将,长城筑海,为苍生守。

注:“鹏星”为所乘轮船号。

贺新郎

戊戌中元前一日,与妇携彤彤于蛇口渡海过珠海,陈君汉涛舆以游长隆海洋王国。时卢君木荣居珠海,因约聚于唐家湾。月白风清,灯火辉煌,畅叙甚欢。

浩瀚游轮渡。久闻名、五门百岛,捧珠渔女。径指长隆凉世界,赖有嘉朋引路。欲一瞥,鲸翔豚舞。堪叹良工斤斧绝,辟冰河通往龙王府。驱水族,为人睹。

唐家湾上开筵叙。看卢纶、经年不见、神形如故。早识元龙空湖海,足履惊涛来去。却又在、他乡相遇。熙攘人间何足道,任孟公投辖痴今古。言不尽,月将午。

水调歌头

重阳前二日,诗人书家、按察司张公荣辉巡检吾邦,舍市区邸,余闻讯乘夜谒之,一解云霓之望。同行兰芬、立峰、果丽。

补衮有馀力,鞭指粤南东。下车海岸巡察,污垢要清空。斜月凤山今夜,暖日雷州初夏,经岁复相逢。直是高轩过,千里见文公。

读大书,挥巨笔,作人龙。也曾金印入手,借寇为谁雄?饮罢流霞万斛,留得高山一宿,四座沐春风。明日扬帆去,更带菊花盅。

水调歌头

重阳前二日,与果丽之城东地铁站,迂道谒峰山寺。寺于山腰露出,远处可见。其山高秀,然半晌静无一人。因作是调,再用前韵。

何处有棱角,隐约陆城东。轻车陌路千转,盘亘入遥空。欲见茱萸不见,不见蓼莪却见,夹路总相逢。暂借避邪祟,吾亦效桓公。

对斜川,藏古寺,伏潜龙。问山识汝何用,汝亦不称雄。日看白云千万,时孕黄花三两,软弱不禁风。山中无稼穑,下有粟千盅。

水调歌头

螺溪有观福寺者,其背巨峰如壁,穿空碍日;其下聚石成床,小流杂出,行人容与其上。重阳后三日,携兰芬访罗洪星君,午后素华、晨霞二君至,五人同游福灵寺、观福寺、龟石坳。因记之,三用前韵。

天地吾庐也,何必卧墙东。螺溪有景奇特,苍壁欲穿空。上被烟云锁住,下见潺湲奔去,尘世几曾逢。我亦爱微冷,衮衮愧诸公。

弃鹓鸿,从麋鹿,觅蛟龙。问谁能用能舍,不作触蛮雄。岂慕东山歌舞,焉用枝头瓢瓠,只听落花风。向晚山家去,无赖索茶盅。

临江仙

余访福灵寺,来者不止十数遍,而心犹未足。其山不知名,中有飞瀑悬空漱石而下,溅珠泻玉,夹翠生凉。人坐其间,百忧俱忘矣。

莫道深山人罕到,天然孤介难寻。朝闻猿狖暮闻禽。虽无磻水钓,却有汉阳琴。

料有高才雄五岳,只缘宠辱无心。万千年去守空林。飞流应笑我,辛苦百回临。

点绛唇

山坳谒龟石宫。宫前有大石龟伏焉。

凛凛如生,伏身昂首崇山下。金炉瓦社,一境之神也。

料必当年,频渡过河者。传佳话,清都诏驾,磐石从兹化。

陈少平,字责正,号听雨舟主人,1964年5月生,广东陆丰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镇诗社社员、《中镇诗词》副主编,广东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顾问,岭南诗社汕尾分社顾问,汕尾市楹联学会副会长,汕尾诗社社长。

元旦假日回乡,飘飘、云儿来访,雨中与朝辉、金针、颖标、秋胜游甲子福寿善堂

雾里窥大海,雨中游故乡。

偶携新伙伴,来看旧文章。

竹以善根翠,花因本土香。

忽怜双鬓白,廿载小沧桑。

与汕尾诗社诸友赴陆河“香雪谷”访梅

临风挥洒大情怀,谷底坡前任意开。

已具崚嶒高士骨,不须雕饰美人胚。

十分野性终归淡,一片春心岂易灰?

寄语雨烟休阻碍,吟旗猎猎访君来。

对梅

一色蛾眉十万军,寒香未近已先闻。

抛开石畔潺湲水,来对枝头烂漫云。

青眼不辞行路远,红颜何忍隔年分。

罗浮倩影终虚幻,不若身边旧布裙。

惊蛰午后闲坐,忽于微信见大塘桃李茂盛,光艳夺目,遂请大塘朋友卢再紧引路,约数友往赏

村野大塘美,山坡桃李缤。

方惊搓雪手,犹有种霞人。

坐久终嫌冷,寻来始见春。

忽闻林里语,慎莫碰花身。

注:至李林深处,忽闻语曰:“别碰到花!”乃种李人也,人不得见。

携诸徒游紫竹观

小观藏山壑,轻烟起鼎炉。

青牛来老子,白鹤伴仙姑。

此地花犹艳,当年竹不孤。

闻玄何必远,咫尺有蓬壶。

赴可塘参加“彩宝之都”上巳雅集

博得风云会,同来聚可塘。

能沾珠宝气,犹带墨翰香。

楹柱书春色,锦衣借夜光。

者番真出彩,玉石更辉煌。

六月望日,吾徒果丽陪游其家乡青塘村

黄家有女出名门,此日相随到汝村。

路夹高林通阀阅,山屏大雅咏晨昏。

文明尚听随军话,武略能扬爱国魂。

千载春申传美誉,大莲塘里可重论。

注:青(清)塘乃历史文化村。置村于明天顺年间(1458—1464),迄今六百载,其房屋均背山朝大莲塘而建。其先人黄有能于洪武廿七年戍碣石卫,助都司花茂督造卫城,后调任大安屯军总旗。其子黄永兴世袭其职,后因明代屯田制弱化以至消亡,遂率子孙移居清塘。今青塘黄氏鼎族皆为碣石卫军人后代,故今仍保留独特方言“军话”;且有“尚武”精神,以“青塘盖仔狮”、“青塘拳”闻名于世。

七月十九偕诸君游大陂河

浩浩环村湾复湾,长桥涵影古榕边。

漂浮日月三千里,滋润田园六百年。

此际我曹堪击节,当时吴越尚同船。

欢呼载得乡情满,一路潺湲赴水天。

寻大陂驿陪水良诸君

依稀馆舍傍河桥,过往人流昼夜嚣。

路接溪头车辘辘,月明榕下马萧萧。

空余槽枥泥封久,不见墙垣岁序遥。

曾记荆榛荒僻处,乡人指点到今朝。

八月初三,雪卿于鸿雁埠来,并约春梅、金如、阿武诸弟子及佳润叔公泛西河

轻舟一叶赴粼粼,又向烟波憩此身。

额上凉风乡下氧,眼前秋水座中人。

云迷南浦情何似,河溯东坡事岂真?

不若相携二三子,故园风物更传神。

肖松兄归乡,中秋节后同访云寒禅师于慧德寺,次禅师见赠韵

小庙安身饮有壶,亦迎信众亦迎儒。

初栽佛国生根树,重绘禅宗破壁图。

此刻欢天陪雅客,也曾失路问征夫。

羡君门对蓬莱境,出入凭他海月呼。

重阳前二日与诸弟子游故乡河,船上拟“秋游大陂河”抓阄分韵,自得“大”字

放我轻舟浮物外,一泓秋水飘罗带。

追回红日两三竿,捞起白云三两块。

吹面忽来张翰风,迎眸也有严陵濑。

岂能折尽男儿腰,归去来兮天顿大。

十月初五与赵彬、卢木荣、余昭正、江浙、薛明、林熹游观音山,久闻山名,始得一见

赏山行遍北南东,及识观音又不同。

似待闲云岩壁立,忽无小径石门通。

身游利锁名缰外,道在天风海月中。

造物如诗真味具,不须雕饰亦能工。

冬日偕诸徒游河东知青场赏美人花,以“美人花”分韵得“美”字

何故天仙遭谪此?长年寂寞荒村里。

眉颦西子乍临风,羞掩杨妃初出水。

万点胭脂杜宇啼,三更风露凤凰止。

不知今日有人来,人与寒花一样美。

日暮与诸君沿大湖栈道观鸟岛

赶游绿岛亦从容,落日湖山淡淡风。

一栈平铺波影里,五人闲步鸟声中。

离他矰缴因毛美,共此家园以类同。

解意何须问公冶,片时相对已心通。

与诸君谒甲子福寿善堂

衣襟犹带所城霞,来访瀛江道士家。

此际鼎彝腾作雾,从前功德积如沙。

文章绿对千竿竹,人物红羞几树花。

欲转世风惟善举,不堪空话说繁华。

海甲村山坡摘荔枝

路畔停车诱惑深,相携钻入荔枝林。

攀援采摘人含玉,挑拣堆摊叟卖金。

白发馀生苏子愿,红尘飞马美人心。

偷闲半晌穷饕餮,借得风花一片阴。

游甲西金狮滩

金猊瞰海一如初,未解何年到此居。

衔木难寻精卫鸟,褰裳犹见美人鱼。

沧桑有迹石鳞裂,沙碛无声屐齿徐。

我自逍遥恋乡土,宽怀何处不蓬壶。

闰六月十二与诸君游白沙浮,以“观海白沙浮”拈阄分韵,自得“白”字

未识何年过杖锡,云中飞寺鹤无迹。

长沙十里带烟霞,小岛几堆浮琥珀。

易燹人间万卷书,难寻海上三山客。

悄然日薄一望空,惟有天风吹月白。

中秋夜偕诸君之海丰大德岭参与四海诗人同时赏月

坛坫同看天下闻,登山遥应晋家军。

一轮磅礴秋情满,万里离披夜色分。

为伴蛰龙常近水,偶逢天狗便藏云。

今宵物我皆无寐,诗自精神桂自芬。

中秋后二日登广州塔,塔或曰“小蛮腰”

匆匆赶路至江湾,尚有闲情顾小蛮。

一代诗人歌载道,千秋婢女气如山。

元龙楼上空湖海,天马云中识宇寰。

闻道夜来呈五彩,身腰犹待隔河看。

九日偕江浙、雪卿、秀芬同登海丰狮山,山有“深藏寺”

携朋何处度重阳,林自深深寺自藏。

一径蛇盘通崱屴,千秋狮伏镇山冈。

拿云事业攀登苦,掷地文章寂寞香。

总爱大风高处起,年年破帽任飞扬。

陆河水唇有无名溪者,叩之有“猪石”、“石船”焉。上宽而平浅,水清见底;其下于乱石间盘旋而出,一泻于夹涧而通幽谷。其石俱奇,犹猪卧豺立,虎蹲熊搏,大小不一。而两岸繁林覆其上。时八月二十八日,偕行松青兄、兰芬、兰儿

丛林覆蔽起清凉,忽听潺湲岩壑旁。

泻碧流琼真慷慨,穿云度石大文章。

濯缨滋味从今识,润物情怀与日长。

漫道下山终化浊,暂时相惜莫相忘。

观赏客家民俗文化馆

风柜棕蓑与竹箪,斧头凿仔厚刀弯。

客家技艺呈千样,我国文明见一斑。

此路定然车似水,弃材何以价如山?

徜徉墨子休骄傲,寨寨村村有鲁班。

重到衡山学校旧址

油灯斗室不虚捱,桃李依稀遍九垓。

留得雪鸿痕历历,大江东去我重来。

九月廿六日陆河看梯田,果然别有洞天,群山环抱,金稻自低洼层叠至山顶。其间溪光涧籁,怪石丛生,曲径迂回,美不胜收。同行罗保东君夫妇、林少礽君夫妇及吾诸弟子

欲睹梯田已不禁,轻车洋岭赶秋深。

几经曲曲弯弯路,一望重重叠叠金。

香稻低头羞客赏,小流乘兴作龙吟。

山农杰作丰年画,引得游人四海临。

十月二十五日与诸君赴公平钟府访瑞意兄,并同游西坑双叠石、飞鸿寺,谒将军碑。晚承盛情燕待,感激于心,席间以孟浩然“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抓阄分韵,余拈得“复”字

袖雾携云飞毂辘。绵延一望山重复。

与君把臂上千寻,诸子应声传百谷。

僧去鸿飞古寺空,人来佛在黄花熟。

攀援努力不辞艰,未到山巅心已足。

复往公平水库谒茶亭将军碑

枪蒲剑木列长湖,犹见当年战火涂。

帝胄群舆奔海峤,将军单骑破匈奴。

碑横芳草英灵远,路断斜川人迹无。

惟有书生频景仰,欲回浩气壮皇都。

腊月十四例游“香雪谷”赏梅与兰芬彤彤及诸弟子

石畔微香透早春,风前半落亦迷人。

平生不羡上林苑,幸与梅花作比邻。

元夜东河赏灯过迎仙桥

似见东风醒嫩条,芳菲世界共今宵。

看人看景河边路,观月观灯雾里桥。

野性已难归少小,闲情尚许听笙箫。

欢追何处寻闾巷,回首青春事未遥。

正月十九日与汕尾诗社诸君陪汕头杏园诗社同仁谒五坡岭方饭亭,缅怀文丞相,次明林大钦《五坡怀古》韵

春来翠色湿衣裳,万木亭前尚向阳。

猛士固能捐血肉,凶夷难以灭文章。

碑横衣带铭犹在,路绝山坡事可伤。

一寸尧封经百劫,千秋守护不寻常。

注:五坡岭方饭亭石碑镌有文丞相像及其《衣带铭》。其铭云:“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复谒彭湃故居、红宫、红场

揭竿斩木走奴农,扯起犁旗一片红。

焚契开仓揪地主,敲锣打鼓骂田公。

一声雷响人方骇,万里云开国已隆。

今日乘凉大树下,不知何语写英雄。

二诗社同仁复往汕尾谒凤山祖庙

辚辚凤辇拥灵旗,一片祥云笼水湄。

只为身心系软弱,终教风浪化涟漪。

迂回小径屯人迹,磊落高山托母仪。

自是功勋书不尽,故传赑屃负丰碑。

老友东遨兄偕燕婷姐光临汕尾,余闻而趋见之,并诸新知旧雨同谒海丰红宫红场、五坡岭方饭亭

同沐春风续旧缘,莞城一别已多年。

雨中握手皆无恙,海内传名岂偶然?

豪气已留红土地,高情总伴白云天。

文亭彭像差相似,一例催人不息肩。

次韵赠燕婷姐

久听骚坛起鹊音,更推后浪向天吟。

边城忽觉春风度,添得沙坑脚印深。

注:沙坑,指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东起沙角尾、西到东坑沿海一带,具有六千年文明史、属于新石器时代的“沙坑文化”。

二月十七日,海丰县公平镇名士钟瑞意先生发起举办“公平特色小吃美食品尝推介会”,余与诗社诸君应邀赴其盛宴

濛濛春雨步难封,来赏公平古镇容。

五指嶂高曾驻鹄,一湖水阔久藏龙。

馋人美食色香绝,宴客乡贤情意浓。

民俗雄文从此起,万邦倾耳听洪钟。

注:海丰县公平镇系“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先生故乡。

浣溪沙·与诸友游陆河河背岭

小径斜通岭背河,万千竿竹伏山坡。穿林寻找凤凰窝。

忽有雨来何处避,骤然云向此间罗。一时幽涧跳浑波。

菩萨蛮·九日登狮山

天边斜挂冰凉月,回乡恰遇重阳节。何处可登高?缘溪指北郊。

青山随处隐,自有云霞近。山也爱风流,黄花插满头。

浣溪沙·十月初五与赵彬、卢木荣、余昭正、江浙、陈波、薛明、林熹游浅澳海滩,海边山上有古炮台

山上荒台留燹痕,海边一桁卖鱼村。千船无语泊黄昏。

百载奇功书一笔,几门大炮退联军。当时贼舰尽飞魂。

蝶恋花·家乡相思树次果丽词韵

一片黄金何旖旎,团抱低垂,又被风吹起。漫吐浓香传蜜意,此情只合酬知己。

三十余年依旧你,尽把相思,刻在沧桑里。却忆儿时游玩地,蝉声螳影无穷已。

蝶恋花·与阿武微雨访多尼

不语婷婷披绿氅,紫靥红腮,疑是天仙降。避却软红随处长,荒山寂寞无人赏。

一面深深留印象,无意从前,有意今朝访。欲作新词歌浩荡,教君登上名花榜。

临江仙·日暮游双江岛

恰似阮刘迷涧壑,神仙指点苍茫。云楼烟盖搁身旁。蓬莱真有二,江水竟成双。

准拟今朝浮画鷁,也思濯足沧浪。有心看柳柳千行。丝丝终不断,袅袅拂斜阳。

水龙吟·中元前一日于深圳蛇口渡海赴珠海,船上忆宋末海战事

鹏星横绝沧溟,茫茫万顷铺琼玖。东天日出,波翻鲛泪,烟迷蛇口。远觑山灵,近邀海若,陶然舱牖。正鲸鲵跋浪,贝宫摇动,恍惊起,鱼龙走。

忽忆当年海战,赴同仇、倾巢御寇。可怜此地,舟师十万,片时倾覆。汉室犹存,天骄何在,英魂不朽。看边陲猛将,长城筑海,为苍生守。

注:“鹏星”为所乘轮船号。

贺新郎

戊戌中元前一日,与妇携彤彤于蛇口渡海过珠海,陈君汉涛舆以游长隆海洋王国。时卢君木荣居珠海,因约聚于唐家湾。月白风清,灯火辉煌,畅叙甚欢。

浩瀚游轮渡。久闻名、五门百岛,捧珠渔女。径指长隆凉世界,赖有嘉朋引路。欲一瞥,鲸翔豚舞。堪叹良工斤斧绝,辟冰河通往龙王府。驱水族,为人睹。

唐家湾上开筵叙。看卢纶、经年不见、神形如故。早识元龙空湖海,足履惊涛来去。却又在、他乡相遇。熙攘人间何足道,任孟公投辖痴今古。言不尽,月将午。

水调歌头

重阳前二日,诗人书家、按察司张公荣辉巡检吾邦,舍市区邸,余闻讯乘夜谒之,一解云霓之望。同行兰芬、立峰、果丽。

补衮有馀力,鞭指粤南东。下车海岸巡察,污垢要清空。斜月凤山今夜,暖日雷州初夏,经岁复相逢。直是高轩过,千里见文公。

读大书,挥巨笔,作人龙。也曾金印入手,借寇为谁雄?饮罢流霞万斛,留得高山一宿,四座沐春风。明日扬帆去,更带菊花盅。

水调歌头

重阳前二日,与果丽之城东地铁站,迂道谒峰山寺。寺于山腰露出,远处可见。其山高秀,然半晌静无一人。因作是调,再用前韵。

何处有棱角,隐约陆城东。轻车陌路千转,盘亘入遥空。欲见茱萸不见,不见蓼莪却见,夹路总相逢。暂借避邪祟,吾亦效桓公。

对斜川,藏古寺,伏潜龙。问山识汝何用,汝亦不称雄。日看白云千万,时孕黄花三两,软弱不禁风。山中无稼穑,下有粟千盅。

水调歌头

螺溪有观福寺者,其背巨峰如壁,穿空碍日;其下聚石成床,小流杂出,行人容与其上。重阳后三日,携兰芬访罗洪星君,午后素华、晨霞二君至,五人同游福灵寺、观福寺、龟石坳。因记之,三用前韵。

天地吾庐也,何必卧墙东。螺溪有景奇特,苍壁欲穿空。上被烟云锁住,下见潺湲奔去,尘世几曾逢。我亦爱微冷,衮衮愧诸公。

弃鹓鸿,从麋鹿,觅蛟龙。问谁能用能舍,不作触蛮雄。岂慕东山歌舞,焉用枝头瓢瓠,只听落花风。向晚山家去,无赖索茶盅。

临江仙

余访福灵寺,来者不止十数遍,而心犹未足。其山不知名,中有飞瀑悬空漱石而下,溅珠泻玉,夹翠生凉。人坐其间,百忧俱忘矣。

莫道深山人罕到,天然孤介难寻。朝闻猿狖暮闻禽。虽无磻水钓,却有汉阳琴。

料有高才雄五岳,只缘宠辱无心。万千年去守空林。飞流应笑我,辛苦百回临。

点绛唇

山坳谒龟石宫。宫前有大石龟伏焉。

凛凛如生,伏身昂首崇山下。金炉瓦社,一境之神也。

料必当年,频渡过河者。传佳话,清都诏驾,磐石从兹化。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8 xianzhiw.com. 北京热线 版权所有